简短的诗歌——按朝代分还要题目和作者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0/11/25 10:26:20

简短的诗歌——按朝代分还要题目和作者

《静夜思》是伟大诗人李白的作品,表达的是思乡之情.这首诗虽然只有区区二十个字,但就流传的广泛程度来说,还没有一篇作品可以与之比肩,它几乎是全世界华人耳熟能详的一首名篇.我国流传的《静夜思》是明朝版本,与宋朝版本有个别字有出入.此外,《静夜思》还是两首现代歌曲的题目.
  作品信息
  【标题】 《静夜思》[1]【体裁】诗歌 【作者】李白 【作品年代】 唐代
  作品内容
  【明代】 床 前 明 月 光,疑 是 地 上 霜, 举 头 望 明 月,低 头 思 故 乡.[2] 【宋代】 床 前 看 月 光,疑 是 地 上 霜; 举 头 望 山 月,低 头 思 故 乡.[3]
  作品注解
  【注释】 (1)题目:静静的夜里,产生的思绪 . (2)床:五种说法.⑴指井台.已经有学者撰文考证过.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程实将考证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,还和好友创作了《诗意图》.⑵指井栏.从考古发现来看,中国最早的水井是木结构水井.古代井栏有数米高,成方框形围住井口,防止人跌入井内,这方框形既像四堵墙,又像古代的床.因此古代井栏又叫银床,说明井和床有关系,其关系的发生则是由于两者在形状上的相似和功能上的类同.古代井栏专门有一个字来指称,即“韩”字.《说文》释“韩”为“井垣也”,即井墙之意.⑶“床”即“窗”的通假字.⑷取本义,即坐卧的器具,《诗经·小雅·斯干》有“载寐之牀”,《易·剥牀·王犊注》亦有“在下而安者也.”之说,讲得即是卧具.⑸马未都等认为,床应解释为胡床.胡床,亦称“交床”、“交椅”、“绳床”.古时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,马扎功能类似小板凳,但人所坐的面非木板,而是可卷折的布或类似物,两边腿可合起来.现代人常为古代文献中或诗词中的“胡床”或“床”所误.至迟在唐时,“床”仍然是“胡床”(即马扎, 一种坐具).[4] (3)疑:怀疑,以为. (4)举头:抬头. 【译文】 明亮的月光洒在床前的窗户纸上,好像地上泛起了一层霜.我禁不住抬起头来,看那天窗外空中的一轮明月,不由得低头沉思,想起远方的家乡. 【韵译】 皎洁月光洒满床,恰似朦胧一片霜. 仰首只见月一轮,低头教人倍思乡. 床的意思 本诗中的‘床’字,是争论和异议的焦点.我们可以做一下基本推理.本诗的写作背景是在一个明月夜,很可能是月圆前后,作者由看到月光,再看到明月,又引起思乡之情. 既然作者抬头看到了明月,那么作者不可能身处室内,在室内随便一抬头,是看不到月亮的.因此我们断定,‘床’是室外的一件物什,至于具体是什么,很难考证.从意义上讲,‘床’可能与‘窗’通假,而且在窗户前面是可能看到月亮的.但是,参照宋代版本,‘举头望山月’,便可证实作者所言乃是室外的月亮.从时间上讲,宋代版本比明代版本在对作者原意的忠诚度上,更加可靠.
  版本的说明:
  明代版本: 这是目前流传比较广泛的版本.该版本虽然可能不完全是李白的原作,有个别字词后世或有所修改,但是流传度很高,并被收录于各版本的语文教科书中. 宋代版本: 这一版本与人们常说的“床前明月光”明显不一致,其实并非是错误,而是流传版本不同.一般认为,这一版本比明版本更接近李白的原作,但仍有学者认为可能存在更早的版本.宋刊本的《李太白文集》、宋人郭茂倩所编的《乐府诗集》、洪迈所编《万首唐人绝句》中,《静夜思》的第一句均为“床前看月光”,第三句也均作“举头望山月”.元萧士赟《分类补注李太白集》、明高棅《唐诗品汇》,也是如此.宋人一直推崇唐诗,其收录编辑甚有规模,加之距唐年代相近,误传差错相对较少,故宋代乃至元代所搜集的《静夜思》应该是可靠准确的;在清朝玄烨皇帝亲自钦定的权威刊本《全唐诗》中,也并没有受到前面同时代不同刊本的影响而对此诗作任何修改. 在此之前《静夜思》已传入日本(日本静嘉堂文库藏有宋刊本《李太白文集》12册),因日本人对唐诗崇尚,在后世流传过程中并未对其作出任何修改.但在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,到了明代赵宦光、黄习远对宋人洪迈的《唐人万首绝句》进行了整理与删补,《静夜思》的第三句被改成“举头望明月”,但是第一句“床前看月光”没有变化.清朝康熙年间沈德潜编选的《唐诗别裁》,《静夜思》诗的第一句是“床前明月光”,但第三句却是“举头望山月”.直到1763年(清乾隆二十八年)蘅塘退士所编的《唐诗三百首》里,吸纳了明刊《唐人万首绝句》与清康熙年《唐诗别裁》对《静夜思》的两处改动,从此《静夜思》才成为在中国通行至今的版本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;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.但是这也不是清朝流行的唯一版本,就在《唐诗三百首》问世前58年的1705年(康熙四十四年),康熙钦定的《全唐诗》中的《静夜思》就是与宋刊本《李太白文集》完全相同的“床前看月光,疑是地上霜.举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”,后来中华书局出版的《全唐诗》也沿用着这一表述.[5] 这一表述是明朝以后为普及诗词而改写的.经过“改动”了的《静夜思》比“原版”要更加朗朗上口却是不争的事实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“床前明月光”版比“床前看月光”版在中国民间更受欢迎的原因.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、新疆师范大学教授薛天纬先生在《漫说》(《文史知识》1984年第4期)一文中专门对两个版本的差异发表了如下看法:仔细体味,第一句如作“床前看月光”,中间嵌进一个动词,语气稍显滞重;再说,“月光”是无形的东西,不好特意去“看”,如果特意“看”,也就不会错当成“霜”了.而说“明月光”,则似不经意间月光映入眼帘,下句逗出“疑”字,便觉得很自然;何况,“明”字还增加了月夜的亮色.第三句,“望明月”较之“望山月”不但摆脱了地理环境的限制,而且,“山月”的说法不免带点文人气——文人诗中,往往将月亮区分为“山月”“海月”等,“明月”则全然是老百姓眼中的月亮了.所谓“篡改说”、“山寨说”实在是言过其实.有学者认为,“《静夜思》四句诗,至少有50种不同版本,并且你很难知道哪一种抄本更接近‘原本’.我们现在熟知的‘举头望明月’版本是在明代确定下来的”.莫砺锋在《百家讲坛》进行唐诗普及时,选取的也是大家熟知的版本,“所谓的‘篡改’不是一个人任意妄为的,而是长久以来的集体选择.古诗流传的历史,也是读者参与创造的过程,大家觉得这样更美,更朗朗上口,是千万百读者共同选择了这个版本.”今人读到的《静夜思》已经不仅仅是一首“唐”诗,它其实凝结了130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人的审美创造,后人应该抱以尊重的态度.近年来有关版本争议源于对李白诗歌版本众多这一常识普及不够.因此,有学者表示,国人对文史知识的缺失应引起深思,要意识到普及文史知识的必要,对博大精深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存有敬畏之心.[6]
  创作背景
  李白《静夜思》一诗的写作时间是公元726年(唐玄宗开元十四年)旧历九月十五日左右.李白时年26岁,写作地点在当时扬州旅舍.其《秋夕旅怀》诗当为《静夜思》的续篇,亦同时同地所作.李白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,诗人抬望天空一轮皓月,思乡之情油然而生,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、中外皆知的名诗《静夜思》.[7]
  作品鉴赏
  这首诗写的是在寂静的月夜思念家乡的感受. 诗的前两句,是写诗人在作客他乡的特定环境中一刹那间所产生的错觉.一个独处他乡的人,白天奔波忙碌,倒还能冲淡离愁,然而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心头就难免泛起阵阵思念故乡的波澜.何况是在月明之夜,更何况是月色如霜的秋夜.“疑是地上霜”中的“疑”字,生动地表达了诗人睡梦初醒,迷离恍惚中将照射在床前的清冷月光误作铺在地面的浓霜.而“霜”字用得更妙,既形容了月光的皎洁,又表达了季节的寒冷,还烘托出诗人飘泊他乡的孤寂凄凉之情. 诗的后两句,则是通过动作神态的刻画,深化思乡之情.“望”字照应了前句的“疑”字,表明诗人已从迷朦转为清醒,他翘首凝望着月亮,不禁想起,此刻他的故乡也正处在这轮明月的照耀下.于是自然引出了“低头思故乡”的结句.“低头”这一动作描画出诗人完全处于沉思之中.而“思”字又给读者留下丰富的想象:那家乡的父老兄弟、亲朋好友,那家乡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那逝去的年华与往事……无不在思念之中.一个“思”字所包涵的内容实在太丰富了. 明人胡应麟说:“太白诸绝句,信口而成,所谓无意于工而无不工者.”(《诗薮·内编》卷六)王世懋认为:“(绝句)盛唐惟青莲(李白)、龙标(王昌龄)二家诣极.李更自然,故居王上.”(《艺圃撷馀》)怎样才算“自然”,才是“无意于工而无不工”呢?这首《静夜思》就是个样榜.所以胡氏特地把它提出来,说是“妙绝古今”. 这首小诗,既没有奇特新颖的想象,更没有精工华美的辞藻;它只是用叙述的语气,写远客思乡之情,然而它却意味深长,耐人寻绎,千百年来,如此广泛地吸引着读者. 一个作客他乡的人,大概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:白天倒还罢了,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,思乡的情绪,就难免一阵阵地在心头泛起波澜;何况是月明之夜,更何况是明月如霜的秋夜! 月白霜清,是清秋夜景;以霜色形容月光,也是古典诗歌中所经常看到的.例如梁简文帝萧纲《玄圃纳凉》诗中就有“夜月似秋霜”之句;而稍早于李白的唐代诗人张若虚在《春江花月夜》里,用“空里流霜不觉飞”来写空明澄澈的月光,给人以立体感,尤见构思之妙.可是这些都是作为一种修辞的手段而在诗中出现的.这诗的“疑是地上霜”,是叙述,而非摹形拟象的状物之辞,是诗人在特定环境中一刹那间所产生的错觉.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呢?不难想象,这两句所描写的是客中深夜不能成眠、短梦初回的情景.这时庭院是寂寥的,透过窗户的皎洁月光射到床前,带来了冷森森的秋宵寒意.诗人朦胧地乍一望去,在迷离恍惚的心情中,真好象是地上铺了一层白皑皑的浓霜;可是再定神一看,四周围的环境告诉他,这不是霜痕而是月色.月色不免吸引着他抬头一看,一轮娟娟素魄正挂在窗前,秋夜的太空是如此的明净!这时,他完全清醒了. 秋月是分外光明的,然而它又是清冷的.对孤身远客来说,最容易触动旅思秋怀,使人感到客况萧条,年华易逝.凝望着月亮,也最容易使人产生遐想,想到故乡的一切,想到家里的亲人.想着,想着,头渐渐地低了下去,完全浸入于沉思之中. 从“疑”到“举头”,从“举头”到“低头”,形象地揭示了诗人内心活动,鲜明地勾勒出一幅生动形象的月夜思乡图. 短短四句诗,写得清新朴素,明白如话.它的内容是单纯的,但同时却又是丰富的.它是容易理解的,却又是体味不尽的.诗人所没有说的比他已经说出来的要多得多.它的构思是细致而深曲的,但却又是脱口吟成、浑然无迹的.从这里,读者不难领会到李白绝句的“自然”、“无意于工而无不工”的妙境.[8]